“朋友圈三天可見”的人,究竟為了屏蔽誰?
2019-04-04 15:16 朋友圈 朋友圈三天可見

ebf0a754948a1239458fd_1.jpeg

作者 | 郭浩

出品 | 網易科技《知否》欄目組(ID:tech_163)

“我對你敞開一切,你卻對我三天可見”,成了大眾吐槽“微信三天可見”的常見語句,關于“微信三天可見”的人群或者行為,“對立”的聲音從未停止過,一方表示:你不如痛快把我刪了,我還能看到你十張照片;一方反駁:我的朋友圈我做主,礙你啥事。這不禁讓人想起很久以前,有人吐槽“號碼備注成真實姓名,而非綽號的人”是對朋友的不親近,更有甚者說,這樣的朋友不值得交。

今天,我們不去評判對與錯,不站在任何一方去質疑另一方的觀點和行為,我們只是好奇,如果我們見過周圍越來越多的人設置“三天可見”,這究竟是出于什么樣的心理呢?

根據微信2018年的整體數據,微信的月活超10億,而使用人數最多的開關正是“三天可見”按鈕,一不小心,這類人群超過1億,這意味著什么?每有十個人,就有一個人會選擇設置三天可見。另外一項有趣的數據是,張小龍在微信公開課上稱:從朋友圈這個功能發布至今,每天進朋友圈的人數一直在增長,并且沒有下降趨勢,每天的朋友圈的瀏覽總量為 100億次。

ebf0a754948a1239458fd_2.jpeg

設置三天可見的原因有很多,有以下幾點原因:

第一,性格原因,有一部分人本身不愛發布朋友圈,認為實時直播自己的生活是一種幼稚的行為,因此索性三天可見,類似于關閉朋友圈了;或因回首往事發現過去矯情傷感的自己有些不合時宜,又不想刪除當年青澀的記錄,于是乎直接三天或者半年可見。

第二,隱私保護,也可以理解為社交保護,這點很好理解,隨著微信里的好友越來越多,越來越多的人不再愿意將自己公之于眾,更重要的問題是微信好友多到無朋友,就連樓下理發店的Tony老師都有你的微信,所以不愿意公開信息尚可理解。

那么站在另一個角度,朋友圈三天可見的人可以得到隱私保護,那么會失去什么?筆者認為最關鍵的一個觀點是,失去一個認識自己的窗口,美國社會心理學家Joseph Luft和Harry Ingham在1955年提出 “周哈里窗(Johari Window)”的定義,這個定義展示了關于自我認知、行為舉止和他人對自己的認知之間在有意識或無意識的前提下形成的差異。

ebf0a754948a1239458fd_3.jpeg

一是面對公眾的自我塑造范疇——自己知道別人也知道的自己,稱為“公開的自己”

二是被公眾獲知但自我無意識范疇——自己不知道但別人知道的我,稱為“盲目的自己”

三是自我有意識在公眾面前保留的范疇——自己知道別人不知道,稱為“隱藏的自己”

四是公眾及自我兩者無意識范疇,也稱為潛意識——自己和別人都不知道,稱為“未知的自己”。

而公開的自己,是人與人交往和了解的依據,換句話講,想要促成一段親密的關系,我們必須先開放自己,因此回到主題,朋友圈三天可見的人,相當于關閉了展示自己的窗口,外接無法通過這個渠道了解你時,也比較難促成這段關系,除非你們有其他的途徑可以深入的交流和溝通,或者另一方極其主動,而你也愿意與他分享你的信息。

當然關于屏蔽社交狀態的行為,我們應該抱著尊重理解的態度,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自由和選擇,尤其當網絡平臺中, 熟人關系和社交被稀釋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必然會出現“社交用戶的被遺忘權” ,這部分可以理解為,沒有人愿意被隨時隨刻的查看自己的檔案一樣,“被遺忘權”的出現是必然的,這類人群也并不是為了針對誰而屏蔽,我們每個人有權利控制自己在大眾眼前的形象和視野寬度。當然面對真心想要理解和了解你的人,例如我們的親人、戀人、朋友們,關閉了朋友圈,也要記得多溝通,多慰問,畢竟很多關系不主動維護就會越來越淡了。

網易科技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