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求求你別做芯片了
2019-04-04 11:30 小米 雷軍

小米,求求你別做芯片了

“芯片業應該借鑒互聯網實現免費,按照成本價銷售”,“三五年之內一定會有一家新的芯片公司是按沙子價賣芯片,而且取得巨大的成功。”

來源  Marketing先生 (ID:marketingsir)

雷軍大概沒想到,2013年在北京微電子國際研討會上的這一番意氣風發的預言,五年后看來是如此令人尷尬。

4月2日,小米集團組織部宣布了一則關于旗下芯片公司松果的動向,與新一代SoC無關,而是松果電子團隊迎來重組:部分團隊分拆組建新公司南京大魚半導體并獨立融資。

重組后,小米持有南京大魚半導體25%股權,團隊集體持股75%。大魚半導體將專注于半導體領域的AI和IoT芯片與解決方案的技術研發,而松果將繼續專注手機SoC芯片和AI芯片研發。

而據相關報道,大魚內部人士表示已有多家投資機構在接洽大魚,“最快的幾家,盡職調查都已經做完了”

關于分拆原因,官方的提法是“為了配合公司AIoT戰略加速落地”,但不管是戰略調整也好,換軌重生也罷,許久未有動靜的松果難得露面,卻只字未提新一代手機SoC的動向,依然讓看客們對于唯二的“中國芯”——澎湃S的前景心生疑惑。

為何分拆松果電子?

與華為早年頂著壓力,強行三代旗艦硬海思K3V2不同,小米的澎湃芯片堪稱“短命”。

2017年2月28日,搭載松果推出的第一款SoC澎湃S1的中端機小米5C發布。頂著第二顆“中國芯”的頭銜,雷軍在發布會上數次哽咽,同時為澎湃S1定下了基調:大規模量產的中高端芯片。

然而事與愿違,澎湃S1不僅未能出現于更多小米產品中,連小米5C于當年3月3日開售后,也在10從官網下架,生命周期不過七個多月。從此,澎湃處理器再也沒能出現于小米手機中。

松果的新聞最后一次出現在小米的官方渠道,則是2017年11月的小米IoT開發者大會上。

也就是小米5C下架的后一個月,當時松果已經在NB-IoT模組的產品路線中,預計在2018年Q2發布,但這款產品至今沒有下文。

關于小米為何沒有大面積使用澎湃S1,我認為兩種說法都有一定可信度:

一方面,作為松果拿出的初代產品,澎湃S1的表現只能勉強達到及格線,28nm制程與14nm制程的差距擺在面前,發熱嚴重的小米5C也落得個銷量慘淡;

另一方面,小米在當年11月的中美企業家對話中,與OPPO和vivo一起與高通達成了意向備忘錄,將在三年內采購金額為120億美元的零部件,這又變相擠占了澎湃的生存空間。

盡管年年都在說“摩爾定律失效”,但芯片行業是眾所周知的“一步慢步步慢”,本就慢了一代的澎湃S1缺乏大規模商用經驗積累以打磨產品,更使得后續產品被行業拉得越來越來遠。

換句話說,從發布頭一年起,澎湃便沒能浪得起來。

而時間翻到2018年后,事情變得更加復雜起來。

人人都在說紅利消失,國產手機市場其實最為敏感。

且不說華為,以往被詬病高價低配的vivo和OPPO兩家,也在2018年開啟了反擊節奏:

向上,推出NEX和FindX扭轉了一貫“不注重研發”的固有印象。向下,各自推出了面向電商渠道的Z系列和K系列,同價位性價比甚至和小米打成平手。

但對于小米而言,2018年的表現則已經值得警醒。

產品層面,上市后小米的產品表現出明顯的求穩心態。MIX3的妥協和平庸可以說是砸了改變“小米無高端”印象的MIX系列的招牌。

而另一邊卻是2018年財報的尷尬。一直標榜“硬件不賺錢”,但160億互聯網服務收入中,廣告收入便達到了人民幣101億元,同比增長79.9%,這被不少人視為負面。雷軍也在日前表示要“整治廣告”。

所以,高溢價產品不敢做,廣告要收著做,凈利潤到底從哪兒來?

而在大盤萎縮的大前提下,OV兩家對性價比市場的切入,不僅進一步擠壓了小米的生存空間,更使得小米喪失了“任性”的資本。

何為任性?

參考華為海思的發展路徑。一方面在于研發投入,但更重要的一點是,彼時手機仍處于增量市場的紅利期,只要產品稍有亮點,消費者依然愿意打開錢包。

所以,前期的麒麟SoC在功耗與兼容性上堪稱“慘不忍睹”,但好歹是頂著罵名走到現在。

顯然,如今的市場不僅不會給松果這樣的機會,更因為臨近5G爆發前夜,對SoC基帶提出的更高要求,導致市場對新玩家的更加不友好。

換句話說,手機SoC是一個可以講得很性感的故事,但錯過一個窗口期后,有沒有熬到的實力,才是分拆松果最基本的考量。以目前小米基本盤的情況,并不樂觀。

松果何去何從

事情的變化早已有了跡象。

2018年4月,阿里宣布全資收購收購中天微。不過,這只是一連串動作的終局。早在2015年,阿里已經與中天微合作開發物聯網云芯片架構。2016年,阿里入股中天微成為其第一大股東。

這在當時被視為阿里兌現了成立達摩院時的承諾:

阿里需要具備設計與改造芯片SoC架構的能力。

而在五個月后的去年九月,久違的松果登場了:

松果電子與中天微宣布,雙方達成全方位戰略合作伙伴關系并進行聯合開發,以中天微RISC-VCPU處理器為基礎平臺,松果電子提供極具市場競爭力的SoC智能硬件產品,共同促進和加速RISC-V在國內的商業化進程。

以官方信息來看,背靠阿里資金充裕的中天微將提供基礎技術,而松果則依靠小米成熟的智能硬件生態提供產品落地的市場。

看起來,RISC-V是開源架構,不會在專利被卡脖子,技術方面有中天微墊底也能大大減少研發投入。對于早已規劃的了IoT方向的松果而言,算是不錯的選擇。

當然,事情要結合起來看。實際上,澎湃S2已經在去年11月傳出連續五次流片失敗:

2017年三月S2第一版流片歸來臺積電16nm工藝制作(流片就是把圖紙給臺積電小批量試產一次費用幾千萬)一周后內部確認芯片設計有大問題根本不能亮機需要大改!

2017年8月第二版s2回來,依然無法點亮

2017年12月第三版S2回來,還是無法亮機

2018年3月第四版回來,芯片有重大bug需要推到重來

2018年7月第五版s2歸來,遠遠沒達到量產預期有大量晶體管無法響應需要改設計修復bug

以小米這一體量,一年半時間流片五次,幾乎是數倍于同行的速度。無非印證了兩方面的問題:

其一,研發薄弱,仿真驗證等準備不足;

其二,澎湃S2燒掉了大量研發預算。

當然,無論細節與事實否吻合,已經沒有證實的意義,畢竟到現在也沒有澎湃S2流片成功官方報道。不過,一位松果員工的知乎用戶卻從另一個角度證實了澎湃S2的失敗:

澎湃S2以后有可能用在無人機上;

目前澎湃S2依舊無法用于手機。

結合起來看,如今的松果分拆也就不難理解了。

眾所周知芯片行業典型的需要“資金人才兩手抓”。一個最典型的例子,AMD被英特爾壓制對年,大牛Jim Keller帶隊拿出Zen架構,總算讓AMD在近幾年喘了一口氣。

而一年半五次流片失敗,團隊本就不大的松果,顯然并不具備拆成兩家研發的實力。

去年與中天微的合作,其實未必不是松果已經開始做兩手準備,抱上一條“技術大腿”讓松果得以繼續存在。而這次宣布拆分,則是方向的進一步落定。

與其說是拆分,不如說是戰略調整。松果多半會作為“研發實力背書”而繼續存在,重點轉向IoT芯片。而澎湃,前途渺茫。

別忘了,科創板的這趟車上,可是坐滿了半導體廠商。

Marketing先生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