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個10年,一切皆能重來
2020-01-03 11:54 創業

下一個10年,一切皆能重來

來源丨筆記俠(ID:Notesman) 作者丨顏艷春

目前,很多市場已經進入存量經濟時代,幾乎停止增長。這表明,未來要打的一場仗是存量戰爭而不是增量戰爭。

中國的市場特征就是高度碎片化,各地分散著上百萬個小店老板,如何把這些小店老板團結起來或者給他們賦能,將會成為下一個10年的新機會!

“萬物皆有裂縫,那是光進來的地方。”

ToB的春天正在到來,企業服務這個市場再一次回到了投資人的賽道。

從BAT(百度、阿里、騰訊)到TMD(頭條、美團、滴滴)再到PKQ(拼多多、快手、趣頭條),整個世界的變化很快。

每天約有3.2億人走進抖音,字節跳動一躍成為全球用戶超過15億的企業。它通過AI算法改變每個人的生活方式,當每個人的新聞社、每個人的電視臺在今日頭條、抖音、快手建立的時候,我又看到了軟件人的希望。

當我們從愚昧之巔跌入絕望之谷,如何爬上希望之坡?

我們最大的敵人不是銷售會議上討論的對手,甚至不是下一個趨勢,而是你的線性思維。你還在用過去的視野去認知未來,想把過去的經驗復制到未來。

面向未來的不確定性,如果你仍沿用過去舊地圖的話,是肯定找不到新大陸的,但為什么哥倫布找到了新大陸呢?就是他出發的時候弄丟了地圖。

人與人之間最大的差距,不是當下你的資產、資源、財富的多少,而是你對未來的認知,無論這一刻的你是踩在坑里還是矗立在珠穆朗瑪峰之上。

5G的到來,讓萬物連接有實現的機會。未來,500億、5000億的商品(物品)連接,使得上游、中游、下游的產業鏈條實現完美的數字化。數字化一切,一切數字化,一切業務數據化,一切數據業務化,這樣的時代正在到來。

產業互聯網是最大紅利。消費互聯網和產業互聯網不是敵人,而是朋友,兩大互聯網的連接和融合,將誕生大量的超級物種。

這種超級物種具有強大的黑洞效應,這些超級物種不是單一的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物流、新服務、新技術,而是它們融合在一起發生化學反應后的超級果實。

一、數字移民共和國的底層邏輯

為什么這些新物種能在兩三年內迅速獲得上億用戶?

因為它們一開始就是在打造“數字移民共和國”。數字移民共和國,是人類選擇的結果。

數字移民共和國是古典經濟體全面轉型為數字經濟體的關鍵,數字移民共和國的新經濟領袖和世界各地主權國家的總統們,需要團結在一起,加速世界經濟的數字化進程。

人類社會與機器人社會共生的平行世界已經誕生。這個平行世界,將給我們人類帶來哪些解放?給人類的倫理和國家的治理帶來哪些挑戰?我們不得而知。

但可以預期,以消費者主權、用戶資本主義、新消費主義為三大底層運行邏輯的數字移民共和國,將成為人類連接在一起、生活在一起、工作在一起的新常態。

過去3年,是新零售1.0時代,還沒有擺脫經營“貨”的思維,線上線下一體化的全渠道探索陷入困境,不管是線上開店還是線下開店,總是腹背受敵。經營“貨”,處處都是敵人。

新零售2.0時代,我們要從“經營貨”轉移到“經營人”。只有經營“人”,才會處處是朋友。

下一個十年,所有的實體經濟體和電商經濟體都正在成為、都必須成為“數字移民共和國”。

這個共和國里面運行一個最基本的公式:GDP=人口*ARPU(單客經濟值,每用戶平均收入貢獻)*留存率。

如今,線上、線下最大的問題是這三個指標都出現了巨大的問題,人口紅利在消失,單客經濟值上不去、留存率在持續滑坡。GMV(成交金額)增長趨緩,陷入低迷,用戶價值流失嚴重。越是低頻的產品,往往交易結束,用戶資產價值為零。

希望大家在每個清晨花三分鐘時間,回想一下這個公式,反思自己昨天做的工作有沒有改變這三個指標?

下一個10年,一切皆能重來

所以,當我們經營“人”,全渠道只是一個空間線的維度。以“人”為主經營,則可以劃分為三個維度:時間線(全天候、全生命周期)、空間線(全渠道,包括線上、線下、社交,短視頻等)和馬線

(筆記君注:全體驗,馬斯洛需求線,從基本需求到自我實現的5層馬斯洛需求:人類具有一些先天需求,人的需求越是低級的需求就越基本,越與動物相似;越是高級的需求就越為人類所特有。同時這些需求都是按照先后順序出現的,當一個人滿足了較低的需求之后,才能出現較高級的需求,即需求層次)。

譬如,對于一個年輕的母親來說,除了照顧孩子、照顧老人,她還會去美容、買衣服、出行,甚至養寵物。

當我們開始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單客經濟學就誕生了。

經營“貨”的邏輯是如何把一個產品賣給地球上的所有人。但是單客經濟學誕生后,經營“人”的邏輯,就變成了如何把所有的產品(包括服務)賣給一個人,如何覆蓋更多的場景、占領更多的時間線、空間線和馬線。

下一個10年,一切皆能重來

蘋果的數字移民共和國中有8億多用戶,雖然ARPU值還不夠高,但它們的留存率超過了80%,這是多么可怕的數字!

孩子王能保持每年100%的增長,成功的秘訣就是經營“人”。6年前,我與孩子王的徐總交流時,發現孩子王的單客經濟值還不到500元。但是,現在它們的黑金會員ARPU值已接近8900元。

美國零售商Costco的市值還在指數增長。如果十年前你投資了Costco,今天還能擁有5倍、6倍的回報。但你投資其他的實體店公司,可能一半的錢都虧進去了。

家樂福、麥德龍們都陸陸續續退出中國市場,為什么Costco卻能獲得巨大的成功呢?用數字移民共和國的框架來看,Costco從一開始就是會員制消費,沒有會員卡,就不能消費。它的每一個用戶都是100%數字化用戶。

今天,Costco創造了1500億美元的銷售額,已經有9430萬的用戶,它的ARPU值已經接近1500美金,而且它們的留存率也差不多可以到87%,這是非常驚人的數據。

二、新周期:ABCD+X

下一個10年,一切皆能重來

當我們思考未來的時候,新的紅利出現了,那就是ABCD+X(AI人工智能,Blockchain區塊鏈,Cloud云計算,Data數據)。

X可能是一個希望的種子,也可能是一個想法。而人工智能、區塊鏈、云計算、大數據也變得越來越便利,越來越唾手可得,就像水和空氣一樣存在。

所以,未來的數字經濟體不再只是那些高科技公司,而是用好這些新技術的公司。新技術的加持,意味著傳統產業會面臨迅速迭代,企業正加速從消費互聯網進入產業互聯網。

5G就像催生婆,新的產業周期已經開始,一個月就是一個季度。這也意味著大量的媒體、服務、零售、制造、金融、物流等,各個行業都在產生化學反應,產業互聯網給各個企業帶來了巨大的發展空間。

三、產業路由器+X模式:從草原部落到產業共同體

今天,每一個萬億產業都陸續步入碎片化的存量經濟時代。每一個企業就像一個個大大小小的部落,增量戰爭已經結束,大家都處于蒙古大草原時代,各自的地盤和邊界都劃分好了,誰也不能短時間滅掉誰,但誰也活得膽顫心驚。

目前,很多市場已經進入存量經濟時代,幾乎停止增長。

中國的市場特征就是高度碎片化,從鞋店到服裝店、從建材家裝到五金店、從社區超市到生鮮水果店、從美容美發到醫美、從餐館到酒店、從寵物店到寵物醫院、從藥店到康養中心、從二手車店到4S店、從汽修廠到汽車洗護美容店,甚至從農貿市場菜販子到農村小鎮小店等等。有680萬個小店老板,每天服務著中國1億多的城市家庭。

我們處在一個碎片化的時代和市場當中。我們看到,增量的增長很緩慢,而在存量市場中,卻發現這個存量很碎片化。

這些小店的特點是仍然處在一個非常蠻荒和落后的狀態,一盤散沙、效率低下、壽命短、沒有規模效應、產品線弱、供應鏈履約成本高。大部分店主還沒有在電商平臺開店,已經在淘寶、京東、拼多多開店的小老板,由于流量很貴,往往也不能拿到太多頭部的流量,線上生意做得不溫不火。

這些小店普遍生命周期相對比較短,店主都是一群僅夠養家糊口的小人物,如何改變這群小人物的命運?

下一個10年,一切皆能重來

1.0時代,杜月笙拿著斧頭砍死斧頭幫的壯舉并不奏效了,因為產品同質化、渠道同質化、社交同質化、甚至小紅書種草和抖音的套路也是同質化的。

2.0時代摩根的資本整合,一個產業也出現了文化困境和碎片化困境,即使你把頭100名公司都成功整合了,市場份額可能還不到10%。

今天產業互聯網給了我們巨大的機會,但產業互聯網到底怎么做。我們今天要討論的“產業路由器模式”,它會成為產業互聯網的新抓手。

產業路由器模式,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產業力量,左手在需求端,將大量的碎片流量池收割進來,右手在供給端整合大量的產業鏈合作伙伴。

斧頭幫時代(產品、渠道、社交同質化)早已消弭,摩根的產業整合也淪為碎片化問題。那么,如何突破增長的困境,這種產業新模式(產業路由器)提供了方法論。

1.利他思維:從洼地到倒灌

關鍵是要有“利他”的靈魂。利他不是一種情懷,而是一種新商業模式,是共同體的靈魂。

在產業互聯網的平臺中,產業路由器建立了極深的產業大壩和價值洼地,出現了“大河有水小河滿”的“大壩效應”。當蓄水到一定程度的時候,會出現倒灌,使小三峽變成了大三峽、小碼頭變成大碼頭。

下一個10年,一切皆能重來

這種先利他后利己的商業模式,會產生“倒590”的大壩效應,即90%的參與方都能獲得5~10倍的增長,所有參與方共生的局面。

如今,產業共同體時代正在到來,我們討論每一個個體新消費品牌崛起的時候,我們看到這些消費品牌活的還是比較滋潤,它們擁抱了BAT,但是它們并沒有獲得巨大的增長。

今天,我們發現共享經濟正在產業互聯網時代發酵。

企業有大量的閑置資產,比如客流、商品流、資金流、訂單流等等;每一個個人也有大量的閑置資產,比如時間資產、社交資產、IP、思想、勞動力等等。

整個產業鏈上中下游,有閑錢的出錢、有閑房的出房,有閑貨的出貨,有閑人出人,有閑智的出智,有閑力出力。吃苦扛風險在前,享受分利益在后。這就是產業共同體的魅力所在。

從雙邊市場到多邊市場,產業路由器模式的終局是建立產業共同體,它打破了傳統電商經濟體的590頭部效應,形成了一個所有參與方從共識到共建到共享到共生的大壩效應。

通過把大量碎片需求和大量頭牌的閑置供給,產業路由器完成了三大使命:實時連接、AI智能配對和創造價值洼地。

2.共享:尋找價值洼地

產業共同體如何尋找價值洼地?只有通過共享。

通過共享采購、共享物流,打造極深的成本洼地。凡有閑余,皆可共享。企業會有龐大的閑置資產,消費者、員工的時間、空間、社交等也會產生大量的閑置資產。企業可以將這些閑置資產匯聚起來加入價值洼地,做好賦能工作。

下一個10年,一切皆能重來

共同體平臺方要從交易型組織轉變為賦能型組織,打造好三大賦能體系(基礎設施賦能,產品賦能和經營賦能)。

其中基礎設施賦能,不僅要做好IT基礎設施的賦能,特別是SaaS(軟件即服務),PaaS(平臺即服務),產業云服務,更要做好數據中臺賦能(DaaS,數據銀行即服務)、物流樞紐賦能(LaaS,物流即服務)、交易賦能(BaaS,生意即服務)、金融賦能(FaaS,金融即服務)、AI賦能(AIaaS,AI即服務),甚至未來的RaaS(機器人即服務)。

無論是數據中臺還是業務中臺,中臺都是產業共同體的基礎設施,是產業路由器完成實時連接、智能配對和深挖價值洼地的標配。

SaaS是盈利較少的賽道。如果只做純SaaS,企業可能會沒有理想估值,甚至沒有活路,所以要變成XaaS(一切皆服務)核心業務的賦能。

下一個10年,一切皆能重來

我們看幾個案例:

案例1:7-11

4年前,我在為《零售的本質》一書寫序的過程中,研究了7-11的損益表,發現這家公司8000名員工創造了近100億凈利潤,人效120萬。這家公司上一個財年的毛利率居然超過了92%。

7-11的損益表根本不是一家傳統零售商的損益表,而是類似于經典的平臺經濟損益表,在這家零售公司產生了互聯網效應。這是為什么呢?

這個背后是真正的產業共同體。7-11通過產業路由器連接了2萬個夫妻老婆店、178個工廠和140個物流中心,每8個小時將2萬個夫妻老婆店碎片的訂單匯聚起來,形成規模采購能力,就近的工廠開始生產,然后每8個小時交給城市共同配送的物流中心配送到每一個門店。

7-11團結了一切可以團結的產業鏈力量,在這個力量下創造了8個小時全產業鏈的快反能力。以需求驅動的全產業鏈的快反能力,造就了今天7-11巨大的經濟體。

這個過程中,它們打造了沒有收費站(不收差價、不賺交易費、不賺通道費、不賺廣告費)的產業高速公路。它們打造了整個產業鏈最深的價值洼地,把大量的碎片存量連接在了一起。

它們跟每一個小店的老板說你拿57%,我平臺拿43%。每個小店加盟前銷售額只有1-2萬,現在能做到4萬,毛利率從20%提升到31.6%,90%的小店都能獲得5倍左右的毛利潤增長,供給端的工廠訂單和物流生意有的能獲得10倍以上的增長。

7-11打造的便利店共同體,形成了牢不可破的利益共同體和命運共同體。

所有的參與方一起達成分錢的共識,一起來共建共同體,一起來共享大量閑置的資產,最終會形成共生的這么一個能力。

案例2:艾佳生活

艾佳生活從每一個房地產公司樣板房的流量入口切入,進軍家裝市場。4年時間,艾佳生活直接從2000萬成長為300億規模的產業共同體體。

案例3:大搜車

2018年,大搜車的二手車GMV已經突破了3500億。

大搜車首先幫助10多萬二手車店的老板,將每天收到的二手車通過SaaS服務數字化,建立數字資產池,每輛車都有一個數字貨票。

比如張老板的小店,今天收了一部寶馬,根據就近原則,它就把這部寶馬的貨票(好比探探平臺)同步發布到方圓100公里或300公里的另外90個老板,也許有5個老板喜歡了,最后有一個老板幫助賣出去了。

這樣方圓300公里共享了這個數字資產,賣家和買家迅速完成了快速配對。這樣一來,在300公里內的所有庫存就變成了一盤貨,整個交易周期,從行業平均的60天縮短到20天。

案例4:貝殼找房

貝殼找房,從2018年2月開始到現在,它已經建立了2萬億GMV規模的居住服務產業共同體。

從鏈家到貝殼找房,鏈家走出了傳統的自營模式,打造了一個居住服務的產業共同體。左暉先生創辦的鏈家,從1家店發展到8000多家店,花了18年;但貝殼在短短一年半的時間里,合作門店數量就接近了3萬家。

經紀人的核心在于,看誰能給它帶來價值,讓自己做的時間更長。貝殼找房為雙邊參與方提供了大量的賦能工作,從數字基礎設施賦能、產品賦能和經營賦能三個方面,貝殼找房費盡了心思。

貝殼找房先從二手房的產業路由器建設開始,類似大搜車的市場結構,把單邊市場變成了雙邊市場,通過共享客源和共享房源,提升了整個行業效率。

通過貝殼找房交易的房屋,平均每10單交易有7單是跨店成交,其中一單交易最多由13個經紀人合作完成。

在貝殼找房平臺上,2019年6月相比1月,貝殼平臺上所有入駐新經紀品牌(除鏈家外)平均人效增長32%,平均店效增長76%。即使是基礎數值很高的鏈家,也持續受益于ACN合作網絡(經紀人合作網絡)擴大,平均人效增長了18%,平均店效增長53%。

案例5:小米

小米針對2.9億人群的工科男打造了家居新生活的共同體。小米通過把閑置的用戶資產共享出來,跟500多家產品公司連接在一起,小米走出了只有手機產品的困境。

案例6:匯通達

在廣闊的農村市場,匯通達團結了12萬多個鄉鎮小店,每家的空調生意可能都很少,但12萬個老板的碎片需求匯聚起來,就可能有三十萬臺,然后直接對接200多個品牌在各地的閑置庫存和500多個區域分銷商大量閑置的下鄉運力。

2018年,它們創造了三千億的市場規模,接下來它們還會把這個規模擴大。

案例7:興盛優選

興盛優選進入社區團購不到18個月,興盛優選的月GMV已經達到10億元,門店拓展超過10萬家,每天有200萬個訂單誕生。

興盛優選在今年5月拿到了騰訊領投的1億美元B輪融資,最近還拿到KKR的7000萬美元。在一年半前,它的O2O團隊就剩下三個人,它們在18個月里是怎么突然想明白這個問題的?

其實和毛主席經常講的一樣,我們要把敵人打得少少的,把朋友做得多多的。在每一個店里面,興盛優選把社區店的店長直接改造成為團長,有10萬個社區小店的店長被它團結起來。

目前,每個月還有2萬個小店主加盟到這個平臺上。當你到小店打一瓶醬油或買一包煙時,老板會積極通過一個二維碼,把你拉到他的微信群里去,你也會樂意加入,因為這個群的小程序,每天提供80-100個SKU(庫存進出計量單位),而且性價比很高。

每個團長和小區的戶主都是一個弱關系,但有穩定的流量池和長期信任的社區關系。所以興盛優選解決了社區團購企業把寶媽作為團長這種不穩定的流量模型的問題,因為朋友圈更多是用來點贊和聊天,經不住長期拿來做生意。

日本7-11、匯通達、大搜車、艾佳生活、貝殼找房、興盛優選等打破實體經濟體和電商經濟體的增長邏輯,不再是開又一個新店,而是結束單打獨斗,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產業力量,打造出各自產業的共同體。

我們認為所有共同體,從共識到共建到共享到共生,形成一個人人參與、人人獲益的產業大壩,大家一起活下來,一起壯大,這是產業共同體帶來的一個新的未來。

四、用戶資本主義+X:第三次生產關系革命

接下來,該如何運行產業共同體呢?

如果說AI是繼蒸汽機、電氣之后的第三次生產力革命,區塊鏈則帶來了極大的制度紅利,它帶來了第三次生產關系的革命,從股權到期權再到幣權制度,我將它稱之為“用戶資本主義”。

這種消費即挖礦、社交即挖礦、交易即挖礦的區塊鏈思想,它帶來的是用戶如何成為股東的新模型。

在這個新的制度當中,幣權制度(給所有用戶分錢的制度)可能會成為下一個100年最偉大的新經濟制度。

下一個10年,一切皆能重來

1.資本主義1.0時代:資金資本

1602年,荷蘭東印度公司成立了人類第一家股份制企業,股權制度誕生了,它是所有資本家分錢的制度。

2.資本主義2.0時代:人才資本

到了硅谷時期,企業員工每年高達40%~50%的流失,從而衍生了員工的期權制,即“因為你是人才,公司可以給你10%的股份”。這種讓員工公平分錢的制度——期權制度,我們稱之為資本主義2.0時代。

它奉行的價值觀是人才資本:人才是價值最大的創造者。

3.資本主義3.0時代:用戶資本

很多企業每年都會把收入的30~60%用于銷售費用、營銷費用。但是,千辛萬苦發展來的老客戶卻很快流失了,特別是低頻交易的行業半年流失50%,一年之后流失90%。

要留住客戶,為什么不能如對員工發期權那樣留住他們?于是,幣權制度誕生了。它類似于是給用戶發期權的新制度,是一種基于區塊鏈思想和賬本讓所有用戶一起公平分錢的新制度,這就是用戶資本主義。

要將幾千萬(甚至幾億)用戶在工商管理局注冊,目前沒有一個國家能夠支持。但作為數字經濟體,我們可以建立區塊鏈的賬本或類區塊鏈賬本,把幾千萬、幾億的用戶注冊進來。

下一個10年,一切皆能重來

數權是人類繼人權、物權之后的第三大權利。用戶資產包括用戶的時間資產、社交資產和消費資產。

如何為用戶分錢呢?用戶創造的大量數權和用戶資產是用戶分錢的依據,我們可以引入區塊鏈的token(通證),通證在我們的數字經濟體發揮了記賬、定價、激勵、裂變、留客和增長等6大價值。

比如,今日頭條極速版和趣頭條的金幣、享物說的小紅花等等,記錄用戶在我們這個經濟體的貢獻。

現在有很多新媒體平臺,用戶看新聞、看短視頻,賺5個金幣,這是平臺獎勵給用戶相應的時間資產金幣;拉一個新客戶賺1000個金幣,寫一個評論賺200個金幣,發一個朋友圈賺100個金幣,這是平臺獎勵給用戶的社交資產金幣。

總之,用戶在平臺中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會得到平臺不同程度的金幣獎勵。這些用戶并不需要占用投資人在工商管理局注冊的股份,但是企業愿意將自己銷售費用的30-50%或平臺收入的30-50%,分給所有持有金幣的用戶,金幣就是用戶的期權,它將短激勵變成了長期激勵。

想要提升用戶留存率,我們要從短激勵變為長激勵,從交易關系到股東關系。

世界只有美元、比特幣或Libra天平幣的想法是癡人說夢,因為它違背了世界已經進入到多元化共同體的新格局。

可以預期,每個主權國家發行法幣數字貨幣,將是眾人期待的;每個非主權的數字移民共和國,也將引入用戶資產資本化的幣權制度,發行記錄用戶貢獻和分紅權的數字通證;每個產業共同體的數字貨幣,不像歐盟的歐元,只是簡單的地緣經濟體的物理貨幣,而是承載完成產業共同體內部各參與方交易、結算、物流、金融等的重要支付和結算工具。

所有經濟體的第一性原理就是解決股東、員工、用戶等所有參與方如何一起公平分錢的問題。

當明白這個問題之后,就會發現這個世界幫你的人越來越多。即使企業已經有10萬名員工,也可以再發動1000萬人、1億人來幫助我們。

所以,當7-11的900多億毛利誕生時,小店均攤其中的57%,平臺享有剩下的43%。這就解決了企業過去與上中下游及用戶(從產業鏈的上游、中游、下游、KOL、KOC、消費者都是企業的用戶,只不過有的角色是超級用戶)的分錢問題。

幣權制度讓短期激勵所帶來的價格敏感性流量、交易關系變成了一個長期的股東關系,這種新的幣權制度可以將我們帶到很遠的地方。

五、重構萬億產業共同體:打好兩場仗

下一個十年,我們認為所有行業,皆可用產業路由器重構一次。這樣的共享體系,使企業之間迅速建立了交易路由器、交付或履約路由器、金融路由器,打造了產業共同體生態,而不僅局限于一家單純的電商平臺。

下一個10年,一切皆能重來

1.打好第一仗:存量戰爭

我們要打一場存量戰爭,而不是增量戰爭。

最大的閑置資產其實是客戶資產,因為很多時候交易一結束,價值就歸零了。

世界上還有哪些場景的流量池的存量沒人收割呢?

今天我們看到在BAT、TMD、PKQ和小紅書這十大線上流量池,特別是抖音、快手腰部和尾部流量,還有線下大賣場、購物中心、社區小店,有大量的沒有收割的流量池。

下一個10年,一切皆能重來

① 左手私域化,右手公有化

因此,我們左手要抓好大流量池的私域化,而右手就要抓好碎片流量池、社交流量池的公有化,把大量閑置的用戶流量共享起來,建立分布式流量池。

小程序就是最好的轉化工具,今天抖音、快手有很多腰部或者尾部的流量,我們可以接過來,成為自己的私域流量。

興盛優選的邏輯就是這樣,一個社區每天總有20個人會下訂單,當10萬個社區連接起來的時候,它每天能夠產生200萬張訂單,這時候一切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打造數字移民共和國,有一個新的規則非常重要——愛因斯坦法則。

今天能實現指數級增長,背后都是來源于愛因斯坦法則:Earn盈利=Merchandise商品*Customer顧客²。

只有那些有溫度、高性價比、匠心精神的服務和產品才能真正創造顧客的效益。

② 公業務和母業務

通過公業務與母業務把用戶帶動起來,公業務實現流量壟斷,母業務實現利潤壟斷。

公業務的特征是高頻、剛需、海量。

下面舉幾個案例:

案例1:滴滴

滴滴在2012年9月,它先從出租車這個公業務切入,做免費的配對和連接。不到2年,滴滴一下拉來100萬司機和1億用戶,所以當它2014年8月殺入專車市場后,不到一個月就超越了2010年就開始創業的易到用車。

這就是先做公業務聚集流量,形成流量池和一定壟斷,然后通過母業務群(專車、快車、順風車)等進行陸續變現。這就是滴滴為什么打敗了易到用車的原因。

案例2:匯通達

匯通達的公業務,2010年從家電切入,按照經營“人”的邏輯,它把中國11萬個鄉鎮的小老板團結起來,并且擁有了1億的農民會員。這1億的農民會員,買完家電也是一樣的,交易一結束,用戶資產價值為零。

反正閑著也是閑著,我們為什么不可以把他們拿去共享。按照經營“人”的邏輯,匯通達注意到農民會員每年有200-300萬人可能要蓋鄉村別墅,那我就可以把建材老板團結起來賣建材;注意到農民也要買收割機、農用車,匯通達也開始賣這些。

所以今天匯通達就變成一個3000億GMV規模的超級物種,它的凈利潤也突破了3個億。

企業想要將流量利用好,公業務和母業務起了重要作用。公業務形成流量壟斷,母業務形成利潤區,呈現倒T字型,而不是T字型。

2.打好第二仗:效率戰爭

價格戰爭永遠不是企業的最終出路,效率戰爭是新供給2.0最重要的事情,考驗的是“快反能力”。

7-11每8小時,通過產業路由器,完成供需的配對。生產、配送、售賣,一日三產,一日三配。興盛優選的訂單也能和京東一樣做到一日兩配。

除此之外,還要做好消滅產業鏈一切浪費的可能。如今,雖然中國的GDP即將成為第一,但是其中物流費用超過14%,超過了13萬億。

全社會物流如同數億條細水管在流動,每個品牌都有自己獨立的運輸通道,層層壓貨,層層壓資金,全鏈路資金超過20萬億,庫存60~200天,運輸次數4-7次不等。

我們可以引入ABT數字貨票體系,將資產token化,從線性分銷到三個高速緩存倉,消滅庫存危機,勢在必行。

第一個高速緩存倉:產區樞紐

下一個10年,一切皆能重來

在中國的每個產業集群帶,我們可以建立一個全品類的產區樞紐共享倉,直接干線運輸到分布在全國各地的銷區樞紐,2天到達。這種規模的樞紐我們可以在中國建立5個。

第二個高速緩存倉:銷區樞紐

下一個10年,一切皆能重來

每5000萬人口都市圈,建立1個銷區樞紐,這是中頻品類的銷區樞紐共享倉,銷區樞紐到達任何一個零售終端或電商的前置倉,1天達到。這種規模的樞紐我們可以在中國建立22個。

第三個高速緩存倉:終端小樞紐

下一個10年,一切皆能重來

在最后1km到10km,我們可以團結10萬個零售終端,把它們改造成高頻產品的共享倉,無論b2c、b2f、社區團購,還是b2b門店間調撥,訂單都能保證30分鐘甚至2個小時能到達。

總之,通過數字貨票體系和三級高速緩存倉,我們可以建立需求驅動的3天-5天的產業鏈履約能力。

六、結語

全球化的下一個新鼓點是產業共同體,從地緣經濟體到產業共同體,這是產業互聯網帶給我們最大的紅利。

實體經濟體和互聯網從對抗到和解,從物理反應到化學反應,從物理樞紐到數字樞紐,從古典經濟體到數字經濟體,這是產業共同體在ABCD+X新技術賦能產業后的最大成果。

企業家和政治家們需要并肩站在全球化的高山上,更需要有人類的悲憫之心。眺望未來,超越國界線、超越地緣政治、超越產業鏈超級節點的壟斷、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全球力量,重構每一個萬億級別但又是碎片化的市場。

可以預期,1000億、1萬億、甚至10萬億規模的產業共同體,將是未來所有產業鏈參與方的新生存方式。

當下,我們思考未來世界的時候,可能出現一個平行宇宙,每一個按照主權國家運行企業股份制的古典經濟體,將鏡像為按照數字移民共和國幣權制度運行的數字經濟體。

可以大膽想象,在未來“一帶一路”的經濟體里,會不會發行一個絲綢幣?建立一個零關稅區域?這一切是值得想象的。

產業路由器+X是產業互聯網的抓手,是重構萬億產業共同體的樞紐。這些分布在全球和各自國家的產業樞紐(金融樞紐、物流樞紐、交易樞紐),不僅將加速各國地區經濟的一體化進程,也必將加速歐洲、美洲、亞洲和非洲等各個大陸架經濟體的一體化進程。

萬川歸海,隨著太平洋、印度洋和大西洋經濟體的融合,東西方文明,猶如涓涓細流沖擊著陳舊的海壩,看似若干條不同的河流平行線,還是會繞過千山萬水,歸入人類大同的海洋,人類命運共同體時代正在到來。

未來,所有的行業都值得用“用戶資本主義+產業路由器+X”重新再做一遍。

我們將從共識到共建到共享到共生。

我們左手要抓好流量池,右手要消滅產業鏈的一切浪費。

未來已來,只是尚未流行。當你有產業共同體的思維、用戶資本主義的思維時,從一個軟件公司變成一個產業公司的時候,你就可能成為下一個BAT、TMD。

最后用梭羅《瓦爾登湖》的一句話與大家共享:

“有些人為什么步伐與眾不同呢?那是因為他們聽見了遠方的鼓聲。”

謝謝大家!

筆記俠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