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過山丘,移動互聯網十年戰紀
2020-01-03 10:14 移動互聯網

越過山丘,移動互聯網十年戰紀

來源:盒飯財經(ID:daxiongfan),作者:何伊凡

和70多個朋友一起跨年,倒計時的瞬間,大家吶喊、擁抱、敬酒,有人說,這不僅是新一年的開始,而且是“一個字頭的誕生”,要進入“二零年代”了哦。

我打開手機,本來想發幾條祝賀新年的微信,突然發現手機上的多數APP,十年前原來都是不存在的。

我們喜歡以整數之年來總結逝去的歲月,所謂“江湖夜雨十年燈”,“十年生死兩茫茫”,“十年樹木,百年樹人”,但當回顧2010年,會發現其不僅具備數字美學的意義,下一個十年,甚至二十年中驚心動魄的變革,都在十年前埋下草蛇灰線。

1

2010年是真正意義上的移動互聯網元年,“SoLoMo”,即社會化、本地化、移動化成為主流。這一年1月13日,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加快推進電信網、廣播電視網和互聯網三網融合。6月30日,國務院三網融合工作協調小組審議批準,確定了第一批三網融合試點地區(城市)名單。

3月23日凌晨3點,谷歌公司宣布將在中國的搜索服務由內地轉至香港。這如同中文互聯網世界一場地震, 此事與百度本無直接關系,但8點30分,李彥宏在百度貼吧內說了一句話:“大家說,百度應該進軍香港嗎?”谷歌與百度的支持者由此引發了一場口水戰。

越過山丘,移動互聯網十年戰紀

幾乎每年都有谷歌重回中國的消息,2018年8月,李彥宏因為這個老梗又上了一次熱搜,他在朋友圈發言“如果Google決定回到中國,我們非常有信心再PK一次,再贏一次。”但數家平臺發起的投票結果顯示,幾乎一邊倒的認為百度很難在這場假想的PK中獲勝。

2010年1月1日,淘寶就更換了新首頁,注冊用戶達到3.7億,在線商品達到8億。平均每分鐘售出4.8萬件商品。在這一年,用戶對電商在價廉之外,增強了物美的需求,以淘寶商城為代表的B2C業務交易額在2010年翻了4倍,淘寶單日交易額峰值達到19.5億元,這意味著淘寶替代B2B成為阿里新增長點。

阿里巴巴全年重心還是在梳理內部架構。2010年1月22日,一千多名支付寶員工趕到杭州人民大會堂參加公司年會,卻沒想到會場不僅沒有獎品,也沒有舞臺裝飾、背景音樂,甚至連燈光也沒有。只是在黑暗中,放了一段又一段用戶的批評,均來自客戶部門的電話錄音。

“爛,太爛,爛到極點。”馬云隨后登臺說,支付寶的員工很努力,但用戶體驗依然非常差,這一點他容忍不了。“今天我認為是支付寶開始正視自己問題的時候。”

所有的支付寶員工都蒙了,支付寶總裁邵曉鋒哭得稀里嘩啦,他可是刑警隊長出身,還是全國特級優秀人民警察。原本準備的“高管秀”節目也臨時改成了發表感言,15個高管輪流反省,“就像15個犯錯的孩子”在認錯。

這一罵,罵出了十年后全球最大的金融獨角獸。

越過山丘,移動互聯網十年戰紀

2

2019年10月,周鴻祎接受采訪時說,“自己不恨馬化騰,偶爾還會給馬化騰的朋友圈點贊。”要理解這句話背后的梗,需要穿越回十年前那場改變中國互聯網格局的3Q大戰。

越過山丘,移動互聯網十年戰紀

陰云從2010年年初逐漸形成,騰訊在春節推出免費安全軟件QQ醫生,迅速達到1億裝機量。2010年中秋,按照周鴻祎回憶,他突然接到報告,QQ醫生升級成為QQ電腦管家,兼有360安全衛士的所有主要功能。

周立刻召集員工回公司商議具體對策,一周后封閉開發了360隱私保護器。這款隱私保護器在9月27日發布,專門搜集QQ軟件是否侵犯用戶隱私。隨即,QQ立即指出360瀏覽器涉嫌借黃色網站推廣。

據周鴻祎的個人自傳《顛覆者》,周差點因此讓警察帶走。十月的一天早上,他在上班途中接到合伙人齊向東電話,齊告訴他,:“公司里來了30多個警察,你趕緊逃。”原來,有人舉報,認為360破壞了QQ軟件和計算機系統。

此刻,如果周鴻祎出現,難說是否會讓警察帶走配合調查。但即使無罪,創始人被警察帶走也可能令公司在輿論上失利,另外他在初中和大學曾兩次讓警察傳訊過,因此,周看到穿警服的就莫名其妙緊張。他翻出隨身攜帶的護照,看了所有簽證有效日期,發現可以去香港、日本和美國,于是直接飛到了香港。

你可以理解周之緊張,當日之騰訊,雖然沒有今天之強大,但攻擊性更強,周擔心落入讓其模仿、終結的命運——類似劇本當年多次上演。他也擔心自己的安全,后來在自傳中引用了《創業維艱》里的一句話“真正的難題不是擁有偉大的夢想,而是你在半夜一身冷汗地驚醒時發現,夢想變成了一場噩夢”。

然而,馬化騰也并不輕松,任何人有周鴻祎這樣的對手,也會陷入一場噩夢。周專挑硬柿子捏,而且PC時代安全軟件處于系統底層,比應用層軟件擁有更高權限,以規模、營收來看,騰訊和360根本不是一個量級的對手,但從擁有的客戶端數量看,雙方已很接近。

PC時代在客戶端曾發生多次戰爭,搜狗輸入法因遭到屏蔽起訴QQ拼音,視頻軟件也多次因版權問題對簿公堂,只不過與之前相比,這是一場因增長焦慮而發生的“核戰爭”,騰訊與360,都預感到移動互聯網呼嘯而來的威力,可又都沒有找到擁抱它的正確姿勢,這讓它們對眼前領地格外珍惜。

風波最后在工信部介入下才表面停息,但訴訟戰卻剛剛開始,官司又打了四年。

即使交戰雙方,也是多年后才認識到這場大戰的意義,這簡直是發生在互聯網世界中的“伯羅奔尼撒戰爭”。從公元前431年開始,海洋城邦雅典與陸地城邦斯巴達為爭奪希臘霸權,摩擦逐漸升級,持續二十七年的戰爭結束了雅典的霸權,也摧毀了希臘的奴隸制城邦制度。

2500多年后,3Q大戰不僅打出一個自省、開放、更強大的騰訊,也隱喻著舊世界將在這場戰爭中土崩瓦解,真正的贏家不是消滅眼前的對手,而是拿到通向未來的門票。

雖然有3Q大戰的困擾,騰訊依然展示出業績強勁增長,全年收入和純利分別同比增長57.9%和56.2%,至196.46 億人民幣和80.53 億人民幣 2010 年底,QQ活躍帳戶數達6.476 億,同比增長23.8%;最高同時在線帳戶數增長37.1%至1.275 億。

一款通向未來世界之門的軟件,正在孕育之中。2010年10月21日,跨平臺聊天應用Kik正式上線,發布后兩周內,注冊用戶就超過100萬人次,成為App store上的明星,創始團隊是一群來自滑鐵盧大學的學生,號稱要干掉短信。這是即時通信大亂戰的前夜,Kik對手還有MSN、yahoo messenger、Gtalk等,但Kik的特點是極簡,關聯通訊錄,結合了社交通訊軟件模式與短信模式。

遠在中國廣州的張小龍關注到了Kik,在一個深夜給老板馬化騰寫了一封郵件,他認為移動互聯網會產生新的即時通訊工具,可能對QQ造成顛覆性的威脅,他建議騰訊也做類似產品,馬化騰很快回復了郵件表示認同。張小龍隨之向馬化騰建議由廣州研發部來承擔項目的開發。

2010年11月20日,在工信部官方調停3Q大戰的當天,“微信”項目正式啟動,2011年1月21日,微信上線。馬化騰后來回憶這段往事,“整個過程起點就是一兩個小時,突然搭錯了一個神經,寫了這個郵件,就開始了。”

越過山丘,移動互聯網十年戰紀

同時注意到Kik的還有剛成立半年的小米。信奉無快不破的雷軍在2010年12月10日就發布了米聊,這是國內第一款模仿Kik的軟件。

2015年,Kik在海外已擁有2.4億的注冊用戶,騰訊對其投資5000萬美元。這也是它最后的輝煌,2019年9月24日,Kik宣布公司將關閉旗下聊天應用業務,并將員工人數削減至 19 人,聚焦加密貨幣業務 Kin。

至此,百度、阿里和騰訊分別掌握了互聯網最重要的三個入口,一個概念的形成與固化,并非一日之功,很難查出BAT最初的定義者,大概在2009年底到2011年初,它們已成為公認的三巨頭。

3

新浪、搜狐和網易,傳統三大門戶分別尋找自己的轉型座標。2010年一度游山玩水的張朝陽宣布復出,但這只是他未來十年中多次“出世入世”的開始,這一年搜狗由搜狐獨立運營,搜狐視頻主打英美劇,靠囤積海外劇版權吸引了大量用戶。

網易繼續重注網游,其在線游戲收入達到49億元人民幣(7.49億美元),占網易總收入的87%,主要受益于代理暴雪娛樂《魔獸世界》的全年運營,以及自主研發游戲《天下貳》、《大唐無雙》和《大話西游OnlineII》的出色表現。

新浪微博從2009年9月開始內測,這是WEB2.0的典型應用。2010年在其帶動下,騰訊、搜狐、網易、百度跟風上線了自家的微博,特別是搜狐,與新浪展開了一場搶奪明星資源的大戰。但即使以騰訊的財大氣粗和復制能力,依然難以撬動那些已在新浪微博安家的KOL,類似故事,還將在社交領域多次上演。

2010年4月6日,在中關村保福寺橋銀谷大廈一間很小的辦公室,有十四個人喝了一鍋小米粥,慶祝公司成立,其中有一位是客人。這家公司叫“小米”,另外十三個人就是它最早的員工。雷軍留著標準的三七分發型,穿一件略顯寬大的黑色皮夾克,自帶勞模氣質。熬這鍋小米粥的人,是聯合創始人黎萬強的父親,2019年底,黎萬強離開了小米。

越過山丘,移動互聯網十年戰紀

許多公司都有這么一個日后才能顯示其意義的神圣時刻,距離銀谷大廈不過1.4公里的融科資訊中心,中心綠地上有一座與周圍環境格格不入的小平房,那是1984年聯想創業圣地傳達室的1:1復刻品,巧合是當時也是十三個人。接下來十年中,小米將在手機市場取得媲美聯想集團前二十年在PC領域的戰績。

就在此前一個月,2010年3月4日,美團網正式上線,創始人王興剛剛31歲,卻是他第三次創業。小米和美團,這兩家創立于2010年的公司,在2018年7月9日和9月20日分別在港交所上市。

2010年4月22日,龔宇創立了愛奇藝,最初名字是“奇藝”,背靠百度,主打高清視頻,它開創了視頻網站重注押寶自制內容的先河。

2010年《美人心計》開播,集中了林心如 、楊冪、王麗坤等一線明星,充分刺激了大陸觀眾偏愛宮斗劇的味蕾,2011年的《甄嬛傳》更成為一座高峰,這十年來,“宮斗”已取代情景喜劇,成為主流劇種。

一直燒錢虧損的視頻網站,獲得來自資本市場的供血。2010年是賈躍亭的高光時刻,樂視網8月12日在深圳證券交易所敲鐘,當天開盤價高達到49.44元,較發行價漲幅69.32%。這也是國內首家在A股上市的網絡視頻公司。

4個月后,12月8日晚,優酷網登陸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當天收盤價為33.44美元,與發行價相比漲幅達160%,市值超過搜狐和盛大。當時視頻領域的戰斗焦點,是版權與高清,至于多屏合一,還僅是概念。

優酷上市同一天,當當網也在紐約交易所敲鐘,融資規模為2.72億美元。按照招股說明書顯示,截至2010年9月30日,當當網提供59萬種圖書,其中包含中文標題圖書57萬種,它自稱是中國線上和線下圖書經銷商中最大的圖書數據庫。

轉年,2011年1月15日,李國慶在微博寫了首搖滾歌詞,痛罵為當當上市做承銷的美國投行摩根士丹利,是為“舌戰大摩女”事件。2019年李國慶與俞渝夫妻反目,各揭陰私,禍根之一,就是在上市前后埋下。

永遠都有人歡樂有人愁,盛大2009年大躍進,游戲分拆上市,又趁勢拿下華友世紀,收購酷6,在內容產業、互聯網平臺化等方面全線布局,同年,36歲的陳天橋患上了嚴重的神經官能病變,連坐飛機甚或一個人待在酒店里都會加劇自己的痛苦,嚴重時有瀕死感。

2010年成了盛大和陳自己艱難的一年。酷6持續虧損不見起色,在文學出版領域,又多次發生“涉黃門”、“盜版門”,連游戲產業老大的位置,都已經坐不穩當。6月3日,文化部公布《網絡游戲管理暫行辦法》,這是中國第一部針對網絡游戲進行管理的部門規章,對盛大而言當然并非利好消息。陳天橋在這一年與家人搬到了新加坡,一年后籌劃盛大私有化。

4

2008年9月15日,美國投行巨頭雷曼兄弟宣布破產,自上世紀三十年代“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金融危機爆發。此后,危機蔓延到歐元區以及全球,到2010年,全球性金融危機余波猶在,從全球范圍看,災后重建在起伏中行進,但中國卻可算的是強勁。

這一年5 月6 日,美國資本市場經歷“閃電崩盤”,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短短5分鐘之內暴跌1000點(跌幅達9%),上證指數從2008年9月16日的2049點,滑落到1664,再沖到3478,到2010年9月15日回到2652,期間振幅達到87%。

2010年號稱中國的“金融創新元年”,新股發行體制改革第二階段改革啟動,市場由此邁過新門檻,到年底,中國資本市場IPO融資額超過4830多億元人民幣,超過全球資本市場IPO融資總額的一半。

2010年披露VC投資案例804起,投資總額56.68億美元,均超過2007年721起案例、投資總額53.33億美元的歷史高位,同年披露PE投資案例375起,投資總額196.13億美元,也均達到歷史最高,平均單筆投資金額為5230萬美元。

2009年1月7日隨著工信部正式的發放三張3G牌照,中國移動通信行業正式進入到3G時代,但到2010年才出現井噴跡象。根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的資料,互聯網用戶總數同比增長19.1%至2010年底的4.573億,互聯網滲透率提高至34.3%,首次超過全球平均水平。另一個有解讀意義的數字是,中國無線互聯網用戶總數增加29.7%至2010年底的3.027億,占互聯網用戶總數的66.2%。

2010年有一款加速移動互聯網進程的硬件產生,蘋果發布了經典機型iphone4。如果說iPhone重新定義了手機,iPhone 4則重新定義了iPhone。這款機型首次發布了Facetime視頻通話功能,采用玻璃機身、500萬像素攝像頭、視網膜級別顯示屏、主動降噪麥克風,并且創新的將手機的天線和邊框整合在一起。

越過山丘,移動互聯網十年戰紀

蘋果迎來了它的巔峰時刻,這款手機上市3天內就交出了170萬部的銷售成績(不包含中國大陸地區),創下了蘋果產品首發3日內銷量新紀錄。截至9月份的那一財年,蘋果手機銷量達到了3700萬部,同比上一財年高出了79%。同年,蘋果還發布了第一款平板電腦IPAD,它有著明顯缺陷,但同樣是革命性設備。

時光總是太匆匆,當我們提到十年,總難免生出昨日之感,但你手持攝像頭已變成浴霸的iphone,再對比傳奇機型iphone4,想到2010年還在為3G歡呼,2020年已準備迎接5G,不免又恍如隔世。

5

這十年(2010年1月——2020年1月)可分為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從2010年1月初——2012年12月底,這三年屬于草莽期,大型公司跑馬圈地建生態,中型公司拼命跳上移動互聯網這班車,若創業氣候也有四季,這便是初夏。在團購、O2O、電商、視頻網站、智能手機等領域都出現大混戰。

第二階段從2013年1月初到2016年底,盛夏到來。此階段起點的標志性事件,是2013年12月4日工信部正式向三大運營商發布4G牌照,中國移動、中國電信和中國聯通均獲得TD-LTE牌照,意味著4G時代到來。

“大眾創業、萬眾創新”與“互聯網+”,成為刺激增長、引領轉型的宏觀按鈕。這四年中,O2O領域繼續火爆,出現了一批商業新物種,這一時期資本市場格外活躍,從2013年到2015年,國內互聯網行業VC/PE融資市場連續3年指數型增長,同一賽道上頭部企業血戰之后完成并購整合。如此密集的合并都集中發生在一年,在商業史中十分罕見。在此之前,他們都是膠著多年的對手,是彼此痛苦的來源。

第三階段從2017年初到2020年中,站在2017年初,你會感覺這是盛宴的開端,找不到任何饑荒的征兆,但未經過秋天,直接跳入肅殺寒冬。

從外部環境看,這三年中世界經濟增長不穩定性與不確定加劇,中美面臨建交40年以來最嚴重的貿易摩擦。從內部環境看,如2019年12月中央經濟會議所描述:強調“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和“六穩”,“要完善和強化‘六穩’舉措,健全財政、貨幣、就業等政策協同和傳導落實機制,確保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

站在2020年回望2010年,會發現兩道分水嶺有相似之處,引發商業地殼運動的新一代基礎設施都在此刻分別成型。《美國眾神》的故事在市場上演:北歐主神奧丁打算開啟一場跨越美國的旅途,集結曾經紅極一時如今卻墮落的美國“舊神”們,去對抗包括媒體和科技在內的美國“新神”。

這些新神的崛起已經擠壓了舊神的生存空間。神的力量來源于人類的崇拜和信仰,舊神失去信徒便失去神力,淪為常人,有些甚至跌至社會底層。與此同時,感知到威脅的新神們也伸出了魔爪,新舊神之間的大戰在所難免。

當新的臨界點到來,這樣的劇情還會繼續上演,在這個百倍速的時代,所有未來,都已在今天寫下了最關鍵一筆。

盒飯財經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