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模”雷軍的2019:沮喪與榮耀并存
2020-01-02 18:45 雷軍 小米 紅米

“勞模”雷軍的2019:沮喪與榮耀并存

作者|馬關夏 來源|騰訊深網(ID:qqshenwang

越過山丘,不過是另一座山丘。太難了,這是過去一年中國互聯網絕大多數公司和創業者的生存寫照。

不可抗力的突發危機、事業的低谷、價值觀的顛倒重來、戰略業務大轉型…每個創業者,在2019都遭遇自己必須要跨越的山丘。

馬云邁出阿里生涯重要一步,把CEO交棒給張勇;被迫隱退幕后的劉強東,思考讓京東走入制度和創新;李彥宏從最低谷里帶領百度重回正軌;雷軍的小米要努力沖破華為的壓力;張朝陽在行為心理學里找到人的意義和歸宿;王思聰因為熊貓直播破產跌入人生低谷…

騰訊深網推出《2019,越過山丘》年終系列策劃報道,記錄這些互聯網大佬們不平凡的一年。是為第五篇。

12月16日,北京入冬以來第一場大雪天,小米創始人雷軍迎來了自己的五十歲生日。沒有公開感言、沒有生日晚宴,雷軍只在個人公眾號上更新了一篇題為《創辦小米前后我的一些思考》的文章。相比于外界熱議所謂“五十知天命”的話題, 這位被稱為“中關村勞模”的企業家更專注于對公司經營的思考。

2019對雷軍來說是榮耀與沮喪并存的一年。在悟道“順勢而為”創業的第十年,雷軍帶領小米成為史上最年輕的500強企業;小米終于結束十年的“北漂”生涯,搬進了造價52億元的新家;而登上國慶七十周年慶典的彩車游行,也讓他“無比的激動,無比的驕傲和自豪”,畢竟,中國科技互聯網創業者中僅有他享有了這份殊榮。

不過密集的高光時刻之外,雷軍和他創辦的小米也面臨諸多不易。中國手機市場的競爭已進入“地獄模式”,大盤持續萎縮,各家廠商從配置、價格到營銷層面都貼身肉搏。手機業務的拖累讓小米股價一路跳水,雷軍離“讓上市首日買入小米公司股票的投資人賺一倍”的豪言依然未兌現。

雷軍的壓力可想而知。年初Redmi Note7發布會上,溫文儒雅的雷軍火力全開,他身后黑底PPT上打出了一行醒目的白色字體“生死看淡,不服就干”,并誓要吊打榮耀。而到了年底小米CC 9 Pro發布會上,雷軍話風突變,他說“一花獨放不是春,百花齊放春滿園。希望大家支持華為的同時,也支持更年輕的小米。”言語轉變之間多少能感受到面對華為過去一年的強勢,雷軍的無奈。

在小米的創業史中,雷軍曾帶領這家活在聚光燈下的公司一次次越過山丘。最廣為人知的一次是2016年,彼時,創業五年的小米在經歷了連續數年的高速增長后,第一次出現銷量下滑。雷軍親自抓過供應鏈和手機業務,一年后成功扭轉局勢,帶領小米在中國區和全球市場重回增長。

然而創業維艱,越過山丘,往往是更為艱難的險峰。過去一年,面對公司業務和市場的挑戰,雷軍對小米進行了頻繁的組織架構和人事調整,希望以此適配公司當下階段的具體業務和戰略方向。同時,雷軍也在思考一些更根本性的問題,比如如何保證小米這艘巨輪在即將到來的5G時代繼續保持增長和創新?雷軍為此提出了“5G+AI+IoT”的戰略,并將此視為小米的第二輪創業。

頻繁調整

雷軍對公司整體組織架構的調整始于去年7月小米上市之后。上市前,小米的組織架構基本上是扁平化的,這種靈活的管理架構適應了小米創業初期高速成長的階段;而上市后,面對一個擁有近兩萬員工的世界五百強企業,如何讓組織內部的協同性和管理、工作效率更高,就成了雷軍面對的首要問題。

2018年9月13日,小米進行了重大組織結構調整。在集團總部層面,成立了集團組織部和集團參謀部。其中,集團組織部負責中高層干部的聘用、升遷、培訓和考核激勵,設計和審批各個部門的組織架構;集團參謀部負責制定集團的發展戰略,并督導小米各個業務部門的戰略執行。同時,還對具體業務部門進行了調整,改組電視部、生態鏈部等部門為四個互聯網業務部、四個硬件產品部、一個技術平臺部和一個消費升級的電商部。

雷軍在當天與極客公園的對話中將此視為小米從“游擊隊向正規軍、集團軍”的轉變,他希望通過組織架構的升級,增強總部的‘大腦’能力和地位,同時在一線保持銳氣、闖勁和創新能力。

如果說這次覆蓋小米總部職能和具體業務部門的調整,是雷軍對上市后的小米進行既定的組織結構升級,那么此后的一系列頻繁調整,則多少有些不得已而為之的被動意味。

2018年12月3月,小米將原銷售與服務部改組為中國區,王川擔任總裁。雷軍此舉旨在加強對中國區的投入,因為難題擺在眼前,小米上市后的第一個季度就在中國市場經歷了手機銷量下滑。

“冬天已經來了,2019年我們即將面臨最嚴峻的挑戰,沒有一絲一毫盲目樂觀的余地。在這個冬天,所有人的日子都不好過。”雷軍在年初的小米2019年年會上這樣說道。

進入2019年,雷軍針對小米具體業務的一系列戰略、組織和人事變革提速。1月3日,雷軍宣布Redmi手機將成立全新的獨立品牌Redmi,實行“小米+Redmi”的雙品牌戰略。

雷軍選擇類似于華為手機的雙品牌戰略:小米品牌針對中高端市場,Redmi品牌則針對中低端市場。而用雷軍的話說就是:“紅米Redmi專注極致性價比,主攻電商市場。小米專注中高端和新零售。”

而在小米品牌專注中高端的同時,長期占到小米出貨量八成左右的Redmi品牌也同樣重要。雷軍需要中低端的Redmi持續暢銷,保住小米手機出貨量的基本盤,并為此找來了前金立副總裁盧偉冰,擔任Redmi品牌總經理。

3月18日下午,Redmi召開了品牌獨立后的第二場新品發布會。以往當仁不讓的主角雷軍并未登臺演講,盧偉冰成為整場發布會的主導者。而接棒雷軍后的盧偉冰也從此“生死看淡,不服就干”,擔當起了在發布會上“懟”友商的責任。

據《深網》統計,自2018年7月小米上市以來,雷軍已進行了至少16次組織架構或人事調整。這些調整主要圍繞手機業務展開,包括中國區業務和線下渠道、海外市場以及技術研發。

在最核心的中國區業務方面。5月17日,雷軍親自出任中國區總裁,全面負責中國區業務開展和團隊管理,前任總裁王川則轉任大家電業務部總裁。小米還在6月12日宣布成立中國區線下委員會,聚焦中國區線下渠道銷售。曾任小米之家總經理的張劍慧兼任主席,直接向雷軍匯報。6月18日,雷軍在一場小米內部的閉門干部動員會上,提出要把握住5G,用IoT加雙品牌的戰略,三年決勝中國市場。

中國市場對小米的重要性不言自明。小米占比最多的手機出貨量來自中國市場(今年第三季度被印度超越),營收和利潤也都依賴于中國市場。但形勢逼人,此前,小米手機在中國市場的出貨量剛經歷了連續三個季度雙位數下滑,雷軍不得不重回一線。

雷軍上一次被推到一線還是三年前。2016年,創業五年的小米在經歷了連續數年的高速增長后,第一次出現銷量下滑。一個當時流行的說法是“世界沒有任何一家手機公司銷售下滑后,能夠成功逆轉的,小米前途堪憂。”但雷軍親自抓過供應鏈和手機業務,一年后成功扭轉局勢,帶領小米在中國區和全球市場重回增長。

雷軍事后曾復盤小米當時遇到的困難:線上市場遭遇惡性競爭;專注線上,錯過了縣鄉市場的線下換機潮;高速成長帶來的管理挑戰。

現在看來,擺在雷軍面前的困難相比2016年似乎更加艱難。小米需要面對更加激烈的市場競爭、遭遇瓶頸的線上渠道和遲遲打不開局面的線下市場、以及公司上市后更為復雜的管理問題。

小米手機在中國市場的表現依舊不樂觀,第三季度市場份額已跌至10%以下。小米不久前公布了最新一季財報,盡管營收和利潤雙增,卻難掩手機業務收入下滑的隱憂。小米將手機銷量下滑的原因歸結為公司主動采取穩健經營的策略,以及消費者在等待5G換機潮。但是主動的策略調整也罷,激烈的競爭也好,這樣的數據難免會讓雷軍感到沮喪。當然,不止是小米,vivo、OPPO過去一年都因為眾所周知的原因,在中國市場遭到華為對市場份額的擠壓。

高光時刻

當然,回顧過去的2019年,手機業務承壓所帶來的沮喪之外,讓雷軍感到開心的事也不少。

7月9日,小米新總部小米科技園落成,小米為員工舉辦了一場“星夜游園會”。雷軍興奮的連發兩條微博,說“北漂,奮斗九年多,終于買房了!”并透露,小米科技園8棟樓共34萬平米,造價52億元。

雷軍在個人公眾號文章中寫道:“這是小米人第一次真正擁有自己的家,我感到很激動!我希望,這些好的辦公條件,可以讓員工們更好的工作和生活;我也希望,搬到新園區、小米十周年,都是我們偉大事業的再起步!”

2010年4月6日,小米在北四環銀谷大廈807室誕生,當時的辦公面積僅有300平方米。在那張流傳甚廣的照片中,雷軍和12位小米早期員工喝了黎萬強老爸熬的小米粥,悄悄地舉行了開業儀式。而這一“北漂”就是九年多,離開銀谷大廈后,小米又輾轉于卷石大廈、宏源大廈、五彩城大廈,后來又擴租了五彩城周圍的四棟樓,幾乎一年搬一次辦公地點。

最終落成的小米科技園位于北京海淀區安寧莊路,可容納超過16000名員工。小米員工把這座簡潔現代、功能完備的建筑群稱為“清河三里屯”,而雷軍也成了許多網友口中“最勵志的北漂”。

同樣在7月,小米入選《財富》雜志最新公布的世界500強榜單,在全球排名第468位,是“互聯網服務與零售”分類中的7家公司之一。創業9年的小米,也成為史上最年輕的世界500強公司。

對于任何企業來說,進入世界500強都是一個極具標志性意義的時刻,雷軍在致小米全體員工的內部郵件中也不無自豪的寫道“這是一個了不起的成就!”雷軍和管理層還決定贈予小米員工每人1000股股票,“其中,500股是給我們每一個人的全球500強成就紀念,另有500股,是我們給每位同事和伙伴的家人的紀念品。”

當天,有網友給雷軍發來調侃式的祝福:“祝賀雷總終于有機會在一家世界500強上班了。”心情大好的雷軍隨后在微博上進行了轉發。

在小米成為世界五百強兩個多月后,雷軍真正迎來了自己的高光時刻。10月1日,他以民營高科技企業家代表的身份,參加了新中國七十華誕的慶典,并登上了彩車游行。雷軍說“通過天安門、接受祖國和人民檢閱的那一刻,我從心底里感到無比的激動,無比的驕傲和自豪!!”

“我乘坐的彩車處于「改革開放」方陣之中,而我正是伴隨著改革開放的春風成長起來的。改革開放的這幾十年來,我親身經歷了祖國的日益強盛,感受著科技進步的日新月異,并投身于創新創業的時代洪流中,和一眾民營企業家一起奮斗,跟隨祖國前進的腳步共同成長。我深刻地感受到,今天的幸福生活來之不易,我們依然在路上,越奮斗就越幸福!”

雷軍的感言源自自己的親身經歷,作為中國IT界的老兵,雷軍在1992年以第六號員工的身份加入金山,并在六年后成為這家當時中國最具影響力的軟件公司的總經理。

1989年,金山創始人之一求伯君把自己關在深圳蔡屋圍酒店的房間里,夜以繼日地用一臺386電腦寫出了128萬行代碼的WPS 1.0版本,開啟了計算機中文辦公時代。彼時已在武漢大學修完學分的雷軍,用業余時間解密了求伯君版的WPS 1.0,并進行了增強和完善,雷軍版的WPS也成為后來國內最為流行的版本。而雷軍與求伯君的友誼也由此開始。

去年12月24日,金山成立三十周年的慶典上,雷軍與求伯君深情相擁,兩個中年男人欣喜落淚。雷軍第二天在微博中寫道:“三十年的歲月年華,三十年的兄弟情誼,剎那間涌上心頭。人生又能有幾個這樣的戰友?!”

讓雷軍和求伯君欣慰的是,今年11月18日,以WPS為主體的金山辦公終于在科創板成功掛牌上市。雷軍在上市前夕的全員信中說“從1999年以金山辦公為業務主體準備上市算起,到今天,我們足足等了20年。WPS和金山的歷程,就是一個堅持夢想并最終取得勝利的勵志故事。”

正如雷軍所言,從1999年開始,金山就開始準備上市,直到2007年10月9日,金山才在港交所敲鐘。雷軍兌現了帶領金山上市的承諾,他在港交所用自己的相機拍了一張照片,兩個月后辭去金山CEO的職務,開始了投資人生涯。

據雷軍后來回憶,他大一曾在圖書館讀過《硅谷之火》,這本描述八十年代比爾·蓋茨和喬布斯等計算機愛好者如何創業、并改變世界的書,讓他的內心深處燃起了“要辦一家偉大公司”的目標。在過了幾年全職投資人生活后,雷軍發現十八歲時的那團火焰依舊在燃燒,他花了大量時間思考如何去做一家偉大的公司。

十年前,四十歲的雷軍悟道了“順勢而為”的成功真諦,在移動互聯網徹底爆發的前夜創立的小米。而在創業十年后的今年,五十歲的雷軍又站到了一個新的起點:5G的序幕緩緩拉開,中國制造業轉型升級,智能時代即將到來,這是一個巨大變革的前夜。雷軍決定以“5G+AI+IoT”為核心戰略,開啟第二輪創業。

二次創業

中國手機市場仍是雷軍眼前的一道坎。2017 年,雷軍曾制定“10 個季度重返中國第一”的目標,不過,在今年5月接手中國區后,雷軍對這個頗為激進的目標進行了務實的調整。

在 9 月份的內部大會中,雷軍提出,一定要放棄任何速勝論的幻想,集中精力先解決公司內部的管理問題,這是小米長久發展最大的瓶頸。雷軍認為,小米當前最大的戰略就是,補管理課強化組織、死磕手機保障全球第一陣營位置、抓住 5G 機遇保持 AIoT 領先。

而雷軍的這種務實也反應到了小米的財報上。小米 CFO 周受資在第三季度財報的電話會議中對《深網》等媒體表示,“我們現在處于 4G 向 5G 切換期,手機市場大環境承壓,我們選擇了穩健增長,提高我們的盈利能力和現金儲備,把不良的庫存都消化掉了,所以我們處在一個非常健康的時期,對于5G時代,我們很有信心。”

5G注定是一項從技術、產品到品牌的全方位綜合競爭,雷軍和他的小米面對的既有蘋果、三星等國際對手,又有華為、榮耀、OPPO、VIVO等本土強敵。為了應對這個門檻越來越高的競技場,2019年,雷軍在小米內部成立了集團技術委員會,進一步強化技術立業。

對于小米5G手機的布局,雷軍也曾在此前的烏鎮世界互聯網大會期間透露,小米在5G手機的布局方面非常激進,明年將推出10款以上的5G手機,涵蓋中高端價位。

除了技術和產品的準備,雷軍對小米的組織架構和人事調整仍在進行。11月29日下午,小米集團進行了新一輪人事任命。其中王翔晉升為集團總裁,盧偉冰出任中國區總裁,何勇晉升集團副總裁,而聯合創始人黎萬強因個人原因離職,改任高級顧問。

雷軍在發給全員的公開信中解釋,明年是小米5G業務的沖鋒年,也將是小米推動“手機+AIoT”的關鍵年,小米需要更強有力的集團管理支撐,需要干部輪崗機制持續帶來的組織革新活力。為此,經管理層討論決定,作出新一輪的集團干部任命。

而從小米最新這次管理層的大調整中,也能看出雷軍在人事管理和具體業務層面的思考。

一方面,為了保持隊伍戰斗力,雷軍希望保持管理層年輕化。這次調整中,周受資和盧偉冰兩位年輕高管均得到升職,而像黎萬強這樣的聯合創始人則被“杯酒釋兵權”,逐漸退居幕后或離職。截止目前,小米的8位聯合創始人(雷軍、林斌、黎萬強、周光平、劉德、洪鋒、黃江吉、王川)中的3位(黎萬強、周光平、黃江吉)已離開公司,而除雷軍外的其余四位聯合創始人中,僅有大家電業務部總裁王川負責具體業務。

另一方面,雷軍希望在穩住國內市場的同時,加大對海外市場的投入。這次調整中,Redmi品牌總經理盧偉冰升任中國區總裁,此前該職位由雷軍兼任。盧偉冰年初加入小米后,經歷了小米雙品牌戰略調整期,其負責的Redmi品牌旗下多款手機銷量可觀。小米內部人士告訴《深網》,“盧偉冰加入小米后融入得非常好,微博風格也越來越“小米化”,雷總對他非常信任。”

在國內市場持續承壓的情況下,小米對海外市場的重視程度也進一步提高。從小米最近幾季財報來看,海外市場的快速增長成功穩住了小米手機的整體出貨量。這次調整中,CFO周受資出任國際部總裁,而此前負責國際業務的王翔升任小米集團總裁,正是因為小米在海外市場表現出色。雷軍對王翔的評價是,“國際業務表現極為出色。”

2014年12月7日,小米創業的第5年,雷軍應君聯資本(原聯想投資)總裁朱立南的邀請,在聯想控股內部分享了他創辦小米的一些思考,包括小米在創辦前的幾個學習對象,有同仁堂、海底撈、沃爾瑪和好市多(Costco),以及小米的學習實踐。

當小米創業走到第十年,雷軍也在生日當天更新了這篇名為《創辦小米前后我的一些思考》的文章。雷軍在這篇修訂后的文章中增加了無印良品這個學習對象,他認為這個日本品牌最值得學習的地方在于設計。

“如果一件商品,我們不看商標,也就是去除任何品牌溢價的影響,還能靠什么吸引消費者?”雷軍自問自答,“我總結有三點:高品質,高性價比,高顏值。”

雷軍還對小米的模式、使命和愿景進行了梳理,他將這一系列的思考看做小米創業前十年思路的總結。雷軍對當下的5G浪潮也有自己的判斷,他認為“5G+AI+IoT就是下一代超級互聯網”。而面對新十年的征程,雷軍的思考還在繼續。

騰訊深網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